瓦尔帕莱索,我享用了它的辽阔
分享到: 更多 ()

瓦尔帕莱索,我享用了它的辽阔

瓦尔帕莱索,我享用了它的辽阔



 瓦尔帕莱索,我享用了它的辽阔

文 | 刘晗 图 | 卡兹



我享用了它的辽阔,它那亲切的辽阔

却无法把它五彩缤纷的右侧、它新生的左侧

它的高山和深谷尽收眼底。


瓦尔帕莱索,我享用了它的辽阔



“我有点儿厌倦圣地亚哥了,我想在瓦尔帕莱索找间房子居住和写作。房子不能太低或太高,独立而不偏僻,复古而又舒适,远离喧嚣但要生活便利,邻居聪慧友善但不侵犯隐私。你认为我能找到这样的房子吗?”1959年,聂鲁达曾给朋友写过这样一封矫情的信,而这样的房子最终被他在宁静的Cerro Bellavista如愿找到。房子在1961年翻修好,那年的9月18日聂鲁达邀请众多好友在新居搞了个竣工派对。此后,这栋阁楼以及聂鲁达在此写下的诗,都成为了瓦尔帕莱索最好的旅游名片。


其实早在聂鲁达还在圣地亚哥念大学时,也就是他写出《二十首情诗和一首绝望的歌》的青春岁月最任性的时期,他就常伙着同是二十岁上下的画家和诗人朋友,在无数个毫无睡意的黎明时分突然跳上去往瓦尔帕莱索的三等车厢。


1920年代的瓦尔帕莱索已不复繁盛,却最适合文艺青年终日发梦!在那些七拐八弯的山路上,年轻的聂鲁达曾遇到过太多太多“神圣的疯子”:有专门收集草木、浑身散发着青草香气、鼓吹素食的自然主义者;有常年在阳台上做隐士操、露出一身竖琴般肋骨的退休海员;有收藏有满屋子圣物、却已垂垂老矣的孤独探险家;还有出门总坐一辆豪华马车、身穿斗篷、腰配银剑、肩上还蹲着只纯绿鹦鹉的老绅士……他曾四处打听:瓦尔帕莱索还有什么怪人吗?或许正是这些怪人启蒙并蛊惑了他日后投奔四海的癫狂念头,而在几十年之后,他自己也终于成为了一个有着满屋子离奇收藏的“神圣的疯子”。


聂鲁达晚年曾写过一篇《瓦尔帕莱索的流浪汉》,从此,瓦尔帕莱索就再不需要其他任何的旅游书和导览词了,从黑夜中璀璨的港口身世到那些无人问津的小天地,他已穷尽了人间词汇,也讲全了这座小城的所有秘密。“一条船运来了一架三角钢琴;另一条船载过高更的秘鲁外祖母;还有一条船,韦杰号,上面坐着鲁滨孙·克鲁索活生生的原型……还有一些船运来菠萝、咖啡、苏门答腊的胡椒、瓜亚基尔的香蕉、阿萨姆邦的茉莉花茶,西班牙茴香……”所有奇异、光怪的词组并列在一起,眼前的港口又回溯到了那个最辉煌的年代。


曾经,瓦尔帕莱索是环绕南美南端麦哲伦海峡和合恩角的船只中转站,对外商贸使瓦尔帕莱索在16世纪盛极一时,大批欧洲移民来此定居,那些著名的彩色房子也是在那个年代沿山铺展开。1914年巴拿马运河开通后,船只不再绕道麦哲伦海峡,港口经济衰退,地震的多次袭击更令它雪上加霜。越来越多智利人离开这里,搬至圣地亚哥或邻近的比尼亚德尔马(Vina del Mar)。聂鲁达早说过,“它在空气中摇晃,奄奄一息,死去,然后又活过来”。近10来年,瓦尔帕莱索因旅游而重新焕发了生机,不仅成为众多邮轮的停靠地,也成为智利的水果出口集散地,并于2003年被联合国教科文组织评为“世界文化遗产”。世界各地的游客源源不断地涌来,人们从诗人的窗口眺望大海,同时也被这座“向天凹陷的城市”所震撼。


瓦尔帕莱索/Valparaiso,西语里是天堂谷的意思,小城状如剧场,太平洋是天然的舞台,城市一侧是看台,从海边低处逐层向山铺展。依山建楼,傍海造屋,彩色的民居倾泻而下,教堂尖塔点缀其中。紫红配黄色,洋红配钴蓝,绿色配紫色。涂鸦和野狗随处可见。


建造于1883~1916年间的山体缆车至今仍有几条在运行中,游客们会手捏票根,耐着性子等木车厢缓慢落下,再推动沉重的铁锈转门,像步入时光机一般回到过往,在那些馥郁又伤痕累累的山冈上,等待着路遇诗人聂鲁达。

瓦尔帕莱索,我享用了它的辽阔

瓦尔帕莱索,我享用了它的辽阔

▲智利民众为纪念聂鲁达集合了数千人,于瓦尔帕莱索的阶梯上写就了1676米长的诗歌长卷。

瓦尔帕莱索,我享用了它的辽阔

这些
阶梯哟

有多少阶梯?阶梯有多少梯级?

有多少只脚踩在梯级上?


带着书籍、西红柿、鱼、瓶子、面粉在阶梯上走上走下留下的脚印,有多少世纪了?把阶梯磨损成一道道凹槽,雨水能在凹槽里嬉戏着或哭泣着流淌,这需要多少个成千上万的小时?


没有任何城市像瓦尔帕莱索这样,把阶梯像花瓣一样抛撒进自己的历史,撒向自己的脸颊,吹向空中,再收集起来。


任何城市的脸上都没有这么多的皱纹,生命在其上来去匆匆,仿佛它们永远在向上伸往天国,或向下伸往新的生命。


这些阶梯在中途生出一株紫红色的刺蓟!沿着这些阶梯,那个从亚洲归来的水手攀登而上,去自己家中找到的只有崭新的微笑,或是令人无法忍受的空缺!从这些阶梯上一个摇摇晃晃的醉鬼如一颗黑色流星般摔下去!


太阳从这些阶梯上升起,向山冈表达爱意!


如果走遍瓦尔帕莱索的所有阶梯,我们的路程大概可以绕地球一周。


——聂鲁达《瓦尔帕莱索的流浪汉》

瓦尔帕莱索,我享用了它的辽阔

瓦尔帕莱索,我享用了它的辽阔

瓦尔帕莱索,我享用了它的辽阔

瓦尔帕莱索,我享用了它的辽阔

瓦尔帕莱索,我享用了它的辽阔

瓦尔帕莱索,我享用了它的辽阔

瓦尔帕莱索,我享用了它的辽阔


瓦尔帕莱索 · 漫步地图



瓦尔帕莱索,我享用了它的辽阔



A:聂鲁达故居

Casa Museo La Sebastiana

这间房子被命名为La Sebastiana,位于宁静的Cerro Bellavista山上。房子的外观形似一艘船,原因是聂鲁达钟情于大海,小时候曾梦想成为一名船员。房子共分为五层,与所在地保持着同样的上升山势,各个楼层都能欣赏到摄人心魄的海湾美景。

瓦尔帕莱索,我享用了它的辽阔



B:露天博物馆

Museo Cielo Abierto

名为博物馆,实则是非常有特色的涂鸦区,是从1969~1973年天主教大学艺术学院的学生在20多面墙上创作的涂鸦的统称,吸引了众多摄影爱好者来此取景。曾经,居于此地的水手和码头工人需要给过往船只涂上新漆,余料便用于美化自己的房子,据说这是瓦尔帕莱索涂鸦文化的源头。

瓦尔帕莱索,我享用了它的辽阔


瓦尔帕莱索,我享用了它的辽阔

瓦尔帕莱索,我享用了它的辽阔


瓦尔帕莱索,我享用了它的辽阔

瓦尔帕莱索的涂鸦墙已成为最重要的旅游看点之一,1969~1973年天主教大学艺术学院的学生在20多面墙上进行涂鸦创作,后来又有艺术家陆续添绘至今。

瓦尔帕莱索,我享用了它的辽阔


▲在众多瓦尔帕莱索的街头涂鸦中,这幅实在是太有名了,你能认全他们吗?左起:米斯特拉尔、阿连德、聂鲁达、罗德里格斯、帕拉和布莱斯特,这是上世纪一场左翼革命者的高端饭局。


C:轨道缆车

Ascensor Concepcion

乘缆车是游览瓦尔帕莱索必须体验的项目,这套制造于1883~1916年的缆车系统曾是城市纵向流动的大动脉,至今仍有4条在正常运行。因其高度倾斜的设计,世界遗产委员会于1996年宣布该缆车系统为世界100个濒危历史文化宝藏之一。

瓦尔帕莱索,我享用了它的辽阔

瓦尔帕莱索,我享用了它的辽阔

瓦尔帕莱索,我享用了它的辽阔

瓦尔帕莱索,我享用了它的辽阔

瓦尔帕莱索,我享用了它的辽阔


D:路德教堂

Iglesia Luterana

1897年,德国移民在南美建立的第一座路德教堂。1906年,瓦尔帕莱索遭遇8.4级地震,顶部的塔楼因此严重损毁,经修复成如今的样貌,依然是一座典型的日耳曼风格教堂。

瓦尔帕莱索,我享用了它的辽阔



E:Cerros Concepcion& Alegre山

毗邻而居的Concepcion和Alegre地势略高,山上坐落着具有独特风情的建筑、古迹、餐厅、酒吧和手工艺商店,两者都是瓦尔帕莱索波西米亚文化的代表,千万不要错过它们。这里还分布着民居改造而成的家庭旅馆和青年旅社,均为住宿的黄金地段。


F:索托马约尔大广场

Plaza Sotomayor

从 波 西 米 亚 风 情 中 抽 离 出 来, 乘 坐Ascensor El Peral缆车下行抵达索托马约尔大广场。广场正中矗立的纪念碑,纪念着智利在太平洋战争中牺牲的英雄们。这座纪念碑以智利海军大楼为背景,面对着熙熙攘攘的瓦尔帕莱索港。


G:5月21日步道

Paseo 21 de Mayo

Ascensor Artilleria缆车是通往CerroArtilleria炮兵山的交通工具,置身于山顶的Paseo 21 de Mayo步道,瓦尔帕莱索尽收眼底,因此这里是重要的战略防御地点。Museo Naval Y

Maritimo海军博物馆坐落于该广场。


瓦尔帕莱索,我享用了它的辽阔


瓦尔帕莱索,我享用了它的辽阔

H:海军博物馆

Museo Naval y Marítimo

展示有19世纪智利在与秘鲁和玻利维亚的战争中取得胜利的荣耀历史,收藏了3000多件实物展品和30000多部书籍与文献资料,军事历史爱好者不可错过。


瓦尔帕莱索,我享用了它的辽阔

瓦尔帕莱索,我享用了它的辽阔

瓦尔帕莱索,我享用了它的辽阔


一次诗意的排版与创作,欢迎阅读

还有大量与聂鲁达有关的音乐,敬请关注

瓦尔帕莱索,我享用了它的辽阔


瓦尔帕莱索,我享用了它的辽阔

本站文章来自网友的提交收录,版权归作者所有,如有权益问题请及时与我们联系处理!

www.rsswx.com true 微书签 http://www.rsswx.com/jingxuan/2965588689.html report 1337 导读--- 瓦尔帕莱索,我享用了它的辽阔 文 | 刘晗 图 | 卡兹 我享用了它的辽阔,它那亲切的辽阔, 却无法把它五彩缤纷的右侧、它新生的左侧、 它的高山和深谷尽收眼底。 “我有点儿厌