李吉揭发史进该死?不,史进被告活该
分享到: 更多 ()

文/萌书生(个人微信号:q189232093,欢迎添加,期待与您成为朋友)

李吉,这个名字对于喜欢《水浒传》的朋友来说,并不陌生。他有一个绰号“摽兔”,善于打兔子的猎户。

“摽兔”之所以被朋友们记住,是因他到县里揭发史进与贼人勾结,很多朋友觉得他是一个卑鄙小人。不过呢,我不这么认为,只要他打野味合法,那他李吉就是一个合法的大宋子民。

李吉揭发史进该死?不,史进被告活该

李吉生活在社会最底层,身份低微,经常受到有权有势的人欺负。面对史进,也是如此,他觉得比史进矮一头,因此不想见史进。这样,也就有了史进侮辱他的那一段,原著道:“对面松林透过风来,史进喝采道:好凉风!正乘凉哩,只见一个人,探头探脑在那里张望。史进喝道:作怪!谁在那里张俺庄上?史进跳起身来,转过树背后,打一看时,认得是猎户摽兔李吉。史进喝道:李吉!张我庄内做甚么?莫不来相脚头?李吉向前声喏道:大郎,小人要寻庄上矮丘乙郎吃碗酒,因见大郎在此乘凉,不敢过来冲撞。”

“相脚头”,就是踩点,行窃前先行窥探。李吉是穷,可他却不曾做过偷鸡摸狗的事情,史进这样说,明显是在侮辱他。李吉的穷,让史进看不起,为此还说他是贼。这样的史进和李吉,朋友们熟悉吗?相信是熟悉的。现在很多影视剧中,有钱人经常将穷人当贼看,现实生活中也有不少这样的例子。贫富差距导致的身份以及思维上的差距,千百年来都没变过。

李吉帮过史进,是他让史进知道了少华山有三头领作乱,原著道:“李吉答道:小人怎敢!一向没有野味,以此不敢来……添了一伙强人,扎下个山寨,在上面聚集着五七百个小喽啰,有百十匹好马……华阴县里不敢捉他,出三千贯赏钱召人拿他。谁敢上去惹他?因此上小人们不敢上山打捕野味,那讨来卖”。

知道有强人,史进清楚的意识到,这帮贼人早晚会来。果不其然,当史进实行“递相救护,共保村坊”后,贼人来了。虽说不是打家劫舍,只是过路,但也是来了。

史进将少华山头领陈达拿下。之后,朱武、杨春二人前来上演一出戏。史进与他们成为了朋友。事情发展到这一步,史进成为包庇贼人的人,这样的史进也是有罪的。他完全可以将少华山三头领交给官府,可他没有。这是什么?义气。可是,他自己也说了,他是里正,本该帮助县里拿贼。要讲义气就要不忠,要忠诚就要不义。

忠与义,史进选了义。对于史进,朝廷没有损害过他的利益,他没有理由不捉拿贼人。之所以不拿,是因他早就想与这些人成为好朋友。但,他不能落草,以免点污了父母。

李吉揭发史进该死?不,史进被告活该

就算史进觉得少华山三头领讲义气,那只放走他们便好,可史进呢?先是拿了“三十两蒜条金”,后是拿了三头领掳掠得的一串好大珠子。“来而不往非礼也”,史进自去县里买了三匹红戏锦,裁成三领锦袄子,又拣肥羊煮了三个,将大盒子盛了,委两个庄客去送给头领。

这算什么?通匪,罪名不小。

史进与贼人们的交往,终于还是露出了马脚。原著道:“原来摽兔李吉……只见王四搭膊里突出银子来,李吉寻思道:这厮醉了。那里讨得许多!何不拿他些?也是天罡星合当聚会,自然生出机会来……李吉拿起,颇识几字,将书拆开看时,见上面写着少华山朱武、陈达、杨春……李吉道:我做猎户,几时能勾发迹。算命道我今年有大财,却在这里!华阴县里见出三千贯赏钱,搏捉他三个贼人。叵耐史进那厮,前日我去他庄上寻矮丘乙郎,他道我来相脚头踩盘。你原来倒和贼人来往!银子并书都拿去了,望华阴县里来出首。”

就这样,李吉揭发史进,两都头来拿史进。

正因李吉的揭发,很多朋友当他是卑鄙小人。但,事实相反,他不是什么卑鄙小人。李吉栽赃陷害史进了吗?没有;李吉属于不讲义气告密吗?不是。李吉只是作为一个合法的大宋子民,做了应该做的事情,及时举报不法分子。

李吉揭发史进该死?不,史进被告活该

当然,要说李吉也是有私心的,他恨史进说他“相脚头”,还想拿点赏银,这两点也没错。

所以说,李吉揭发史进并不该死,这一切都是史进自作孽,是他活该。

看更多精彩解读《水浒传》文章,请关注微信公众号:萌书生


本站文章来自网友的提交收录,版权归作者所有,如有权益问题请及时与我们联系处理!

www.rsswx.com true 微书签 http://www.rsswx.com/jingxuan/1964944470.html report 1337 导读---文/萌书生(个人微信号:q189232093,欢迎添加,期待与您成为朋友) 李吉,这个名字对于喜欢《水浒传》的朋友来说,并不陌生。他有一个绰号“摽兔”,善于打兔子的猎户。 “摽